何焕明广州刑事律师团队专业服务,您的满意是我们不懈的追求~
儿媳与人通奸,公公抓奸并游街示众
公公得以儿媳和他人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后,带着几个人去抓奸,抓奸后将两人强行带着街上游街示众,最终被检察院以强制侮辱罪追究刑事责任。广州刑事律师指出要注意强制猥亵罪和强制侮辱罪的对象不同,强制猥亵罪的对象也可以是男性。 前不久,巢湖检察院公布的一份起诉书显示,女子戴某甲及尹某甲被以强制侮辱罪提起公诉,该院认为,被告人戴某甲、尹某甲伙同他人以暴力方法在公共场所聚众侮辱妇女,致被侮辱妇女……
广州刑事律师:夫妻伪造万张假车票,天网恢恢终落网
近年来我国的铁路交通行业不断发展,然而即便如此,还是存在火车票难买的情况,甚至春运期间会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许多的犯罪分子就盯着这个空隙来牟取不正当利益。不久前,上海铁路警方经过多日侦查,一举捣毁了一个隐藏五年的制售假票窝点。 来自湖南的王某和苏某是一对夫妻,多年前离开家乡到江阴打拼。2012年,二人利用妻子苏某的身份信息在淘宝网和百度网注册卖家,发布出售假火车票、假汽车票、飞机票的信息。二人经……
广州刑事辩护律师:副主任因不满主任,暗中下药两年
在我国刑法上有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犯罪既遂和未遂之分,很明显故意的犯罪既遂的社会危害性最大。因不满主任的工作而向其下药两年,导致主任最终不堪折磨而自杀,这是故意伤害罪的未遂还是故意杀人罪的既遂?广州刑事辩护律师认为既遂和未遂的关键在于行为人的主观意思和客观行为之间的关系。 被告人田继伟与被害人张某均在赤峰市第二医院放射科工作,张某是主任,田继伟为副主任。田继伟供述称,其对张某的工作方法不……
广州刑事律师:副镇长取扶贫猪羊押金还债务被判刑
山东省阳谷县张秋镇的原副镇长杨金把当地的扶贫政策当成个人的摇钱树,本是为人民谋取利益的政策,反而以此为依据向老百姓索要押金,这些押金最终进了杨金的口袋。广州刑事律师指出在贪污贿赂罪中,要注意区分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两者不是排斥的关系,而是包容评价的关系,贪污罪可以包容评价挪用公款罪。 2016年6月,阳谷县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张秋镇常务副镇长杨金滥用职权,在扶贫工作中违规收取押金,用于偿还个人……
盗窃成瘾,22岁女子曾与三任男友共同盗窃
许多年轻人因为没有工作又好逸恶劳,而选择去干一些小偷小摸的事,逐渐迷上这种“来钱快”的方法,走上盗窃的不归路。近日,烟台抓获某一系列盗窃案件的嫌疑人林某,而林某伙同三任男友干下多起盗窃案件,涉案金额较大。 林某今年22岁,却已经有了多年的盗窃习惯,2016年,林某结识了现在的男朋友陈某,二人相识不久后便开始恋爱。林某和陈某均属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却又喜好享乐的性格,手中的钱根本不够挥霍。在林某有意……
广州刑事律师:亲生父亲卖女儿怎么判?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竟然有人竟将亲生女儿出卖换取钱财!贵州毕节的一名男子王某和前妻(已去世)育有一女,此女案发时13岁,王某想再婚认为自己的女儿是个拖油瓶,想抛下抚养包袱,心生了“卖女”的念头,除了不用继续承担抚养义务,还能为自己再婚攒一笔钱。于是王某请朋友李某为自己女儿找个“好人家”,条件是收取5万元“补偿费”。不久李某就找到了准家韩某,此人22岁腿部有些,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其家人一直……
广州刑事律师:高空抛物入刑了
近年来高空抛物案频发,被称为“悬在城市上方的痛”和“头顶上的安全”,每次出现这样的新闻也都会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大家关心由高空抛物造成的人物损害到底该负什么责任?今天我们来看看法律是如何规定的。 苏某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跟随奶奶长大,学校毕业后也没有稳定工作。不久前他因为家庭矛盾和父母激烈争吵然后离家出走。几天后苏某气不过手提木棍来到父母家,在和父母争执过程中,拿木棍把家中玻璃打碎,还……
震惊全国!投毒案怎么判?
近几日山东省乳山投毒案的新闻被网友炒的沸沸扬扬,从官方通报来看,确有其事没错了,乳山市统计局工作人员于某在单位饮用水中投放医用激素类注射剂,导致单位众多人员身体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但是网友的有关截图和实际情况有较大出入,在此我们也不要再传播不实信息,坐等官方通报。现在我们来看看投毒案件如何判 投放危险物质罪,是指故意投放毒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必须是投放的危险物质足以危害社会不特定公众……
容留他人吸毒比自己吸毒性质更严重!
近些年,媒体频频爆出一些明星吸毒事件,今年5月上海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抓获了吸毒的艾力卡姆·阿斯克尔,艺名卡姆,因《奇葩说》、《吐槽大会》等综艺节目被大家熟知,曾夺得过第二季《脱口秀大会》冠军,是一位很受欢迎的新起脱口秀演员,本来的大好前途却因沾染毒品尽毁。艾某因吸毒被依法行政拘留。但是经过警方的进一步调查发现,艾某还涉嫌容留他人吸毒,警方遂对其进行了刑事拘留。 容留他人吸毒罪是指……
广州刑事律师:抢夺罪量刑标准的案例
2020年3月15日,作案人黄某、陈某两个结伙,由陈某驾驶摩托车一辆,尾随被害人赵某(女,60岁),黄某下车尾随赵某趁其不备上前把其颈部项链抢夺下来,价值5600元的黄金项链一条,后由陈某驾驶的摩托车接应逃走。同月23日,黄某陈某二人又合伙尾随张某某(女,58岁),趁被害人不注意抢其颈部佩戴的项链,价值7960元黄金项链一条,后驾驶摩托车逃逸。5月10日黄某陈某二人再次作案,仍旧由陈某驾驶摩托车,……
专业团队,全面负责,值得信赖
广州刑事辩护律师移动端指引添加微信红色图标